太平保阁亚三抹去千疮百孔‧朝最In新村迈进


太平保阁亚三抹去千疮百孔‧朝最In新村迈进保阁亚三,是太平区最大的华人新村。许多年轻一辈的当地人几乎都不晓得,这里其实也叫“日铁”,这个别名,年轻人不懂,但对经历战争的老乡民来说却不陌生。原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曾在这里建设一座炼铁厂,提炼钢铁后运回日本铸造作战军火与武器等,以支援蝗军在太平洋及中国大陆的广泛战线。因是日本炼铁厂,久而久之,这里就被大家唤作“日铁”。太平,是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城镇,她不但保存了浓浓的古早味,更有不少休闲的好去处,如距离太平湖不远处的拉律山永久保留森林、数道山溪及在深山峭壁间流窜的飞瀑溪流,全是供民众避暑的天然浴池。蕴藏在丛林间的奥士汀河溪,总能看见一家大小到此野餐嬉戏;处于深山野林内的兰汀瀑布景观宏伟,但要一赏瀑布美景,就得先在陡斜的热带雨林中攀爬一小时,此谓之先苦后甜。太平保阁亚三新村,是太平国会选区内其中一个华裔村民相当多的新村,离太平市区相当近,与都拜轻工业区毗邻,周遭也有多个花园住宅区,加上基本设施充足,1999年又开始被划分为“保阁亚三州选区”,让这个新村逐渐“城市化”,近年更被选中推行电子新村计划,朝最“In”新村的康庄大道迈进。当年,这一带是沼泽地带,有许多的酸果树(Pokok Assam),因此被取名为“Pokok Assam”,直译华文名称就是保阁亚三。至今,保阁亚三依然有很多酸果树,其中一棵更颇具特别意义,是拿督斯里黄家定在许多年前亲手下的。另一俗称叫“日铁”听老乡民说,这里其实还有另一俗称叫“日铁”,“日铁”于年轻一辈、没有经过战争洗礼的村民来说,是陌生的。这个令人奇怪的名字源自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统治马来亚时,在保阁亚三新村建设了一座炼铁厂,村民后来就以日铁厂标示所居地区,“日铁”这个非正式名称就这样产生。据称,日本在东南亚驻军时,因马来亚有铁苗出产,加上废铁甚多,况且太平又是木炭出产地,因此便在这里设炼铁厂。炼铁厂以巨石砖块叠成大熔炉,厂内的铁苗及废铁炼成钢铁后被运回日本,用来製造作战军火与武器等,支援蝗军在太平洋及中国大陆的广泛战线。后来战争结束,日军撤离,铁厂也就这样荒废了。由于这一带是烂泥地,一些新移民就挖掘铁厂的砖石来填路。较后,1948年马共之乱期间,英国殖民地政府将周遭附近的居民,全迁移集中在这座炼铁厂里,以切断马共向人民取得各方面的援助。几经风霜破坏,目前,日铁厂只剩下一个个坑洞的部份遗迹,周围房屋林立。木盖巴剎最大最古老保阁亚三新村是太平区最大的华人新村,面积约200英亩,人口相当稠密。与国内其他新村无异,这座新村是在1951年紧急状态期间所建立。如今60年过去了,走进新村的大街,那些曾经有过的千疮百孔早已不见,留下的是一间间写满历史痕迹的建筑。而且,新村居民也都开始建造豪华洋楼而不再住板屋。行前,就听过保阁亚三州选区内有两座巴剎,一座设在保阁亚三新村内,另一座就是国内历史最悠久之一的太平百年大巴剎。建于1884年的大巴剎是太平33项“全国第一”的之一,更是大马仅有的最古老兼最大规模的木盖巴剎,散发着独特的风味,具有其历史及旅游价值,是国内各地古蹟研究员研究的对象,偶尔也会有外国游客前往视察。走进大巴剎,感觉相当凉快。听当地人说,因为大巴剎高高的屋檐下尽是一扇又一扇的窗,因此空气流通,儘管人潮拥挤也不会太闷热。私会党曾活跃四会街在保阁亚三州选区内有一条与华人矿工割离不了关係的四会街。四会街一度是个响当当的村名,更是让年轻人望而生畏的地区。原因无他,因为上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前,四会街是私会党活跃的地区,陌生男子踏入四会街,必挂彩而返,所以四会街成了外人,尤其是男性的禁区。时光流逝,人口迁移,四会街早已洗脱太平人口中的污名,以全新面貌呈现人前,只是仍有一些不知情的人对四会街带有异样眼光,不敢随意出入该区。听老一辈的居民说,七十年代前确实是私会党活跃的年代,不只是四会街,其他新村也存在着私会党派,只是四会街地小人众,重乡情,所以显得团结,外人不敢轻越雷池半步,才会留下不良印象。开採锡矿建埠的市镇四会街原名甘榜炳隆,这块弹丸之地靠近太平湖公园,正是100年前蕴藏着大量锡米的吉辇包,所以一般推测,四会街已有逾百年历史,期间曾被已故建筑承包商何炳隆购下,充作下属工友的居所。100年前,远洋南来的广东四会人,主要投入採锡及洗琉琅业,聚居在锡米盛产地,所以除了太平,近打谷金宝,整个以开採锡矿建埠的市镇,都有四会人的足迹。太平四会街在全盛时期约有70至100间房屋,人口约700至800人,90%居民都是广东四会人,所以俗称“四会街”。但时至今日,这里人口仅剩不足100人,四会籍贯的居民也纷纷外迁,令四会街早已名存实亡。飞瀑溪流天然避暑池盛产雨水的太平,终年都有大量山水自山顶泻流,当山水经过较为斜峻处,就会形成美丽的瀑布及浴池。摊开冕当山脉(Banjaran Bintang)地图,在拉律山永久保留森林里,具有数道山溪及在深山峭壁间形成的飞瀑溪流,成了人们天然避暑的浴池,不少附近居民或游客都爱到此度过一个悠閑自在的午后。其中,以位于荣光花园边蕴藏在丛林中的奥士汀河溪最教人流连忘返,逢週日或公共假期,这里的嬉玩者总是络绎不绝,大家在水花激飞的瀑布下野餐,或来个烧烤会,一家大小席地而坐,享受丰富的一餐,其乐融融。兰汀瀑布宏伟又壮观儘管艳阳高挂,但浸浴在清澈冰凉的清溪里,却完全不觉天气炎热,很是惬意。除了奥士汀河溪,兰汀瀑布也是旅人爱去的大自然景点之一。还没抵达目的地,就能远眺到这个瀑布宛若白布般“悬挂”在陡峭的半山腰,在蓊郁森林中显得格外耀眼。兰汀瀑布在过去一直没没无闻,但随着野兔俱乐部成员于数年前开闢山径直低瀑流下后,她便成为大自然爱好者的另一好去处。雨后,站在瀑布前的一隅,河水如万马奔腾般由高空飞泻而下,瀑声如雷隐鸣响不绝,既宏伟又壮观。不过,若要观赏到飞瀑的壮观澎湃,游客尚须努力,因为兰汀瀑布处于一千余尺高的深山野林,想要到达瀑布,就得攀山越岭,在陡斜的热带雨林中攀爬一小时。因此,这里就比较适合三五知己的爬山友前往。赌雨指天看山论雨水太平是个多雨的地方,几乎每天都下雨,所以也称之为“雨城”。正因如此,当地赌徒发明了一种赌博方式――赌雨,渐渐的更成了全国独有的“赌雨文化”。太平古老大巴剎是太平赌雨的聚点,赌客通常会在午后聚在巴剎头端交头接耳,指天看山论雨水。过去赌雨盛行时期,赌客到十八丁乘船到海面上观天看山,算準了下雨时间才下注,据说,这批巴剎头的赌客,对下雨的时间判断与情况,比气象台还準。全国仅有的赌雨方式也很特别,赌客通常是以猪肉巴剎顶端的屋檐第三道水渠滴下的雨水为準绳。根据规则,赌有雨的一方,如果雨水在限定时间内自猪肉巴剎屋檐滴下才算是赢;若有下雨,水渠却没有水滴下,又或者逾时滴水,都算作输。由于赌雨必须限时,因此在不夜天巴剎内柱樑上挂着的一个壁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听说,过去赌雨风气盛行时,赌客人数每日高达数十人,甚至有过百余名赌客的纪录,下注额也从数令吉至数百令吉甚至数千令吉。如今,赌雨的人越来越少,一般只有十多二十人,只是下注的数额变动不大,胥视赌客而定。不过,风行了六十余载的“赌雨文化”,倘若大巴剎在未来真的改为艺术坊,不晓得会不会“失传”。各种草药漫山遍野拉律山麓漫山遍野长满各类品种的草药,加上拥有气势磅礡的瀑布,是採草药者及追求心灵宁静者的好去处!除了可加强对草药的认识外,也可进行森林浴,洗涤身心灵。四野无人的野地上长满各类的草药,包括翠云草、野牲丹、毛叶野牡丹、含羞草、扶桑、积雪草、五龙鞭、龙船花、地胆头等;不同高度的山区长着不同的草药品种,这些草药具有大自然研究及教育的价值,也深具发展潜能。/副刊‧报导:陈月凊‧2013.05.25



上一篇: 下一篇: